酒瓶跨界+,钧瓷的新秀场

发布时间:2020-08-02 14:08    浏览次数:


钧瓷
,在收藏人的眼里是历史、是时空凝滞的价值—“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片”;在烧造者的眼里,是心血浇灌出的生命,没有一对相同的个体;在陈设设计者的眼里,在当代被赋予更多意义,将出窑万彩的大师工艺普及于大众艺术审美。近日,记者随同钧瓷艺人、设计师、艺术家、藏家共赴禹州,现场跨界论钧瓷。原本只可静止欣赏的窑变神采或在不久“跨界+”呈现。钧瓷酒瓶厂家---华盛钧窑

  “不可控”的魅力观点

  近来,地产人士、钧瓷收藏者武泓君总是频繁往返于郑州与禹州之间,出生在禹州的他和凤山钧窑窑主张建钊正在钧窑煤烧上试着玩味与探索,一个是审美型、一个是技术型。开窑前,凤山钧窑窑主张建钊早已沏茶等候,一旁展示柜是挑出的以前钧瓷精品,经典的天球瓶、梅瓶,天青、葡萄紫等,也有新玩味的花盆、茶盏等小样,或施釉时做些人工点釉的设计尝试。记者拿起一个前段时间烧好的钧瓷花盆,摸上去腻腻的,起初以为手掌有汗,其实并不是,再拿起一个手边新烧的茶杯,就干涩多了,器物看起来也生硬一些。谜底被张建钊揭晓:前者煤烧,后者气烧。据了解,钧瓷烧造的历史,自宋代始于柴烧、金元出现煤烧,元代因枯竭改为柴烧,明代因战争暂停,直至清朝恢复,现代多以气烧为主。钧瓷的不可捉摸,开始萦绕脑间,开窑前的等待忽然变得漫长。

  中国陈设委员会执行主任梁建国也私下透露,自己曾亲往禹州住了近半年。“钧瓷烧造的不可控就是它有意思的地方。”中州大学杰出陈设中心董事长、设计总监刘杰平日就喜欢奔波禹州各处窑口,“煤烧窑,就像家具中的装饰部分,是模具的直接灌注成型,还是手工打磨,前者尽管品质无差,但后者中的人力倾注则更被看重,特别是欧洲很多奢侈品系的皮具、灯具以及定制成衣都是主打‘手工’。”

  钧瓷的位置在哪里?设计

  梁建国曾主导过河南本土投资过亿的中原会所,室内多种装置艺术与陈设,刷新大众所理解的设计内涵。他说,钧瓷作为一张名片已经吸引到国内乃至世界一线设计力量的关注,“可以利用的是技术”,但以前一百元的杯子怎么卖到一万元,这是现在要考虑的,不能做简单重复。设计师夏云战指出问题所在:在陈设市场上,不少省内优秀设计师的陈设用瓷选择,低端点的去国内集散地深圳艺展中心,高端点的则选择去景德镇定制,或者日本中国台湾淘来的“尖货”。对比之下,禹州钧瓷似乎两边不靠,作为中原特色如何跻身当代设计应用层面,他认为非常紧迫。

  陈设设计是艺术实践的风向标,又能将抽象艺术转换成生产力,钧瓷要发展,要告别孤芳自赏,他们的说法或可参考。河南建祥建筑设计总监肖艳辉表示,现代人一切速度都太快了,人力的加入与自然力量的结合,才是更奇妙的,“但恕我直言,常常驱车去,在神垕大街的门店里能看到钧瓷,目前价格偏低,远远没有达到钧瓷应有的艺术地位和价值,与古时候说的‘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片’相差甚远。”擅长文化空间,为中原诸多实力企业主、地产老板的私宅操刀设计,公众的有洛阳龙门博物馆、茶室会所等空间,肖总的话有一定代表性。

  刘杰表示,河南是一个庞大的市场,目前没有人去做,这是陈设艺术设计可以去开发的。中州大学艺术设计学院院长于会见走访过各大窑口,也从事钧瓷传承相关研究,他表示需要找当代的语言符号,这需要一个群体去完成。

  设计师的跨界传承探索

  目前有本土陈设者已开始试水,在禹州自行设计完成一些小装置,邀请美术、雕塑人士跨界创作,用不同形式呈现钧瓷的感觉。贝铭设计设计总监赵战鹰最近新完成了东区一个茶室项目,钧瓷成为整体设计核心符号:钧瓷梅瓶做陈设点缀,背景墙则请央美画师用丙烯做了一幅钧瓷感觉的背景画,“尝试用绘画方式将钧窑的出窑万彩状态从工艺层面上升到艺术高度”。设计者王本立和记者沟通多次,周末闲暇他会跑去禹州,自己烧个一杯两盏。“有时候砸掉一个角,有时候裸施一块釉,出来了就多些味道,不过这些说起来简单,具体做起来需要去花心思的”。

  中国陈设委(河南)副主任王勇波在郑州西郊有个三层楼的佛教人物造像雕塑工作室,从设计到雕塑,到拿去禹州烧全部自己完成,钧瓷汝瓷也有尝试,他在细节创作上做了创新:用瓷做装饰,或香具、茶杯,采用钧瓷窑变的色彩特点。“钧瓷创新的确很难,特别是施釉阶段。”设计师们希望汲取钧瓷的元素,融入自己的设计作品,以这样一种跨界的方式,以另外一种全新的面貌,把钧瓷的血统传承下去。


X

截屏,微信识别二维码

微信号:13782261606

(点击微信号复制,添加好友)

  打开微信

华盛钧窑

咨询热线

0374-8613666

 在线咨询  在线预约